我后十年的技术路

过去一年我是比较地迷茫的,这种迷茫是源于我对过去十年工作的反思,一种无意义的反思。

过去十年,我的主要工作是在Windows系统环境下编写内核驱动,我几乎涉及过80%的驱动类型,并在后四年里专门做图形显示驱动。另一项主要的工作内容是软件调试,在AMD工作时,我每个礼拜要至少完成3个debug任务;我每年都会遇到一两个特别奇怪而紧急的问题,最后通过艰深困苦的汇编调试,证明是微软的代码bug。

时间促使我反思,在长久的埋头苦作后,我灵光一现地抬起头来,发现自己做的所有工作,好像都只是皮毛和外表。我做不到以三言两语来描述通常要长篇大论描述的问题,因为我尚被无数的细节所羁绊,远未能抵达其核心。事物的真实面貌并没有被真实展现,我看到的只是包装过的模样,尚不了解它的骨肉和肌理。 继续阅读“我后十年的技术路”

4,299 total views, 5 views today